盛泽丝绸文化旅游网首页
  • 我爱盛泽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
    “我爱盛泽”微信公众号
100个盛泽之最——最近的乡邻
[ 来源: 100个盛泽之最│ 作者:周德华 │ 时间:2017/9/5 13:27:27]

即日起,本网站开始刊登连载《100个盛泽之最》,该书以古代篇、近代篇、现代篇共百题综述盛泽地方历史轨迹,虽非正史,亦非野史,然事出有据,乃是可亲可读的乡邦文存。至于书名“之最”乃是盛泽时空范围内最值得记述之史实。

 

乾隆《盛湖志》记载盛泽的近邻“北至平望镇一十八里,……西南至新塍镇三十里,……东至王江泾七里,……西至震泽镇三十六里……”,在四个近邻中以王江泾距离最近。志上所载的七里乃七华里,在当时仅指水路里程。往昔舟楫出升明桥过前窰桥入运河折南抵王江泾大致七里有余,航快船一小时余即可抵达。民国时期有了公路铁路,汽车火车仅十余分钟,沿公路步行也不过一个多小时。

王江泾

 

 

算来王江泾是盛泽最近的乡邻,俗谚“金乡邻,银亲眷”,数百年来,盛泽与王江泾两地关系至为密切。王江泾古称闻川,因地近闻湖,宋代,居者七千余户,有王氏、江氏等大姓遂名王江泾,市镇之兴起远早于盛泽。明万历《秀水县志》记载:“王江泾镇在县北三十里……多织绸,收丝缟之利……”当年吴江县之新杭市(今群铁村)与王江泾一水之隔,筑太平桥相连,在行政区辖上虽两省分治,而在经济活动上却融为一体,合而成为一个兴盛的绸市。明·天然痴叟《石点头》(卷四)描述王江泾一带江浙边境“近镇村坊都种桑养蚕织绸为业,四方商贾俱居此收货……十分热闹”,乃是最早的跨省县的经济联合体。

 

清咸丰十年(1860)旧历四月二十六日,清军与太平军的一场鏖战而致王江泾十之九毁于兵燹而新杭则被夷为平地,至此盛景不复再现。庚申之役(1860)后王江泾元气大伤,战前战后士商富户大批避居盛泽,是年八月王江泾士绅陶葆廉在《盛湖志》序中谓:“余家世居秀水之王江泾镇,……庚申之难,泾成焦土,……泾之士商同时避乱迁盛(泽)者无虑数百家。”如徽商汪雍斋将汪福昌绸行迁至盛泽,嗣后扩展成盛泽规模最大的绸行——汪永亨绸行。

 

 

与此同时王江泾镇上一家最大的周姓丝行亦迁往盛泽继业。民国时期盛泽最大的丝绸产业资本家王鸣泉的祖上也是从王江泾迁往盛泽而发迹。除商家而外,名门望族之陶家、宋家、李家亦接踵而至盛泽,两镇之间的亲情可见于陶葆廉序言:“……顾文人硕士未尝不挺生其间,踵背相望,与吾镇尤若唇齿相依,错居两镇间,试于有司者,或家泾而贯于吴江,或家盛而贯秀水……”因毗连地近,明清以来盛泽诸多士子皆寄籍秀水王江泾而考中进士举人者。盛泽和王江泾在农村和市镇产业结构之共性也反映到社会组织和风尚习俗,如盛泽有蚕花殿(先蚕祠),王江泾也有蚕花殿,盛泽于小满日在蚕花殿内开演小满戏,王江泾亦然,只不过盛泽连演三天,而王江泾仅一天而已。

盛泽有丝业公所和绸业公所等行业组织,王江泾也有。清光绪十年(1884)盛泽绸商联合王江泾绸商在上海合建跨省同乡同行组织——盛泾公所,在其会员名录中王江泾籍者约占四分之一。王江泾和盛泽的民风民俗甚是相似而且具有互补性和共赏性,如农历三月初王江泾的网船会倾到盛泽市民,竞相步行或雇船前往观会;盛泽的元宵灯会和七月半会也邀王江泾亲朋来观会或参与,来往至为密切。改革开放以后,两地以丝绸纺织为特色的民营企业崛起,盛泽不少企业主在王江泾建厂,1986 年东方丝绸市场开业后,王江泾的丝织个体户和厂家纷纷来开设窗口,其中不乏打开销售渠道善于经营而致富者。未久王江泾“借东风”而自建南方丝绸市场,既相互促进,又互有竞争。


不错,点一下赞
编辑:冯亮
相关新闻